湖北福彩网

                                          来源:湖北福彩网
                                          发稿时间:2020-09-20 17:59:49

                                          最高法院现在的“九人”中,金斯伯格是最年长的一位。她的死留下了空缺,共和党方面迫不及待要填补。

                                          哈斯称“战略模糊”已经无法对军事上日益强大的中国大陆构成威慑;明确美国协防台湾的意图这一方针上的转变在“一个中国”框架下是可行的。

                                          当然,即便拜登上台,两位70岁出头的保守派大法官在民主党执政时期主动退休的可能性也接近于零,要等他们病逝才有空缺。可是,拜登的岁数比他俩都大不少,指不定谁先走。

                                          塔夫脱是至今美国历史上唯一当过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总统

                                          因为在堕胎权、同性婚姻、移民、医保等问题上的立场,她是许多自由主义者的英雄,但她最亲密的朋友之一,是非常保守的已故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

                                          但在大选前通过提名,对共和党也有一个潜在好处,就是一旦大选出现纠纷、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最高院的“稳定保守多数”将能够一锤定音。

                                          在2017年被提名的尼尔·戈萨奇,虽然曾在“自由派大本营”哈佛大学(背叛共和党的戴维·苏特,“摇摆票”安东尼·肯尼迪和约翰·罗伯茨,都毕业于哈佛法学院)就读,但最后毕业于牛津大学,长期在美国中西部工作,判决记录也显示其是正宗保守倾向。他的就职,使得最高法院重回“保守派多数”。

                                          她是第一位在哈佛和哥大都曾担任“法律评论主编”的女性;创办了全美第一份关于妇女权益问题的专门法律期刊;是第一位在哥大法学院获终身教职的女性;是第一位犹太女性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第一位主持同性恋婚礼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

                                          9月上旬,就在安倍晋三宣布辞职、菅义伟内阁即将成形之际,美国一份外交期刊上登载了一篇令人震惊的文章。这篇题为《美国应当明确协防台湾意图》的文章出自美国外交学会会长、国务院前政策规划局局长理查德·哈斯之手。一直以来,美国的对台政策都是保持“战略模糊”,即不明确表态大陆对台动武时将采取何种应对手段。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以来,美国正是凭借这样的模糊态度对大陆和台湾保持着双向威慑,维持了东亚的现状。

                                          然而,对于哈斯的论点也存在有力的反论。比方说,放弃“战略模糊”就等于否定1972年美中联合声明的前提,反而有损于台湾的安全。不仅如此,“战略模糊”也符合美国盟国的利益。